济南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挖掘机械

李克强与美方谈并购环境优化美考察团考察京津冀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17日    点击:[0]人次

李克强与美方谈并购环境优化 美考察团考察京津冀

中美双边经贸有几个争议话题,对于中国企业来说,美国对华高新技术出口限制和中国企业赴美投资遇到瓶颈限制即为其中之一。4月23日至26日,美国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坎托访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会见坎托时,再呼吁希望美方放宽对华高技术出口限制,为中国企业赴美投资提供公平竞争环境。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众议员特拉维斯·埃伦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中美双边投资的障碍除了语言距离之外,主要是投资规则的差异,而这正是谈判中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将要解决的问题。

美企考察京津冀

美国州县层面与中国企业的投资合作其实比较热络。加州是美国对亚洲出口额最大的州。2013年,加州对亚洲地区出口700亿美元的商品,其中对中国为164亿美元,而电脑及电子产品占到31%以上。

长相酷似美国影星布拉德·皮特的南加州橘子县众议员特拉维斯·埃伦是第一次来保定。他率领4家高科技企业访华,作为期一周的投资环境考察。

4月17日,埃伦在去保定考察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近年来有许多中国民企赴加州投资,他所做的正是促进双边投资的工作。

河北省保定市是埃伦考察中国的第一站,然后他要去天津。

将第一站选在保定市的原因是,那儿有正在建设中的白石山中美科技创新园。

该创新园是中国科技部和美国白宫科技政策委员会共同推进的项目,总投资350亿元左右,重点建设新能源、新材料、环保、生物医药、现代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研发园、制造园等。

“这个项目才刚刚起步,还在建设阶段。”埃伦说,这里有大把的机会适合以高科技为主的加州企业前来投资,扩大市场。

自2012年冬季开始,中国多地现雾霾,而京津冀成为大气污染重地。

“洛杉矶曾经也是如此,但我们现在解决了这个问题。”埃伦说。

上世纪40年代,洛杉矶也遭遇大气污染,被称为“烟雾之都”。经过长达近40年的治理以及严格执行烟雾清洁计划,洛杉矶恢复了蓝天碧水。

“我们正是为此而来。”埃伦说,“我们有治理大气污染的经验,包括政策和技术。”

也正是因为曾经有过惨痛的污染教训,很多加州企业在治污方面颇具技术优势和经验。

此次跟随埃伦来华访问的4家加州企业中,有一家的专长就是大气污染治理。“这是诸多加州企业的一个代表。”埃伦说,而白石山中美科技创新园的初衷就是为中国治污提供技术和解决方案。

“但这仅仅代表机会。”埃伦并没有把话说得十分绝对。他坦言,中美两国的投资环境除了语言和距离之外,还有规则的差异。

“中美投资保护协定的谈判和实施将有助于解决这些规则差异。”埃伦说,“这对有利于扩大加州和中国的双向投资。”

学会了解并购企业

中国对美国投资增幅近年增长较快。以加州为例,2012年中企在加州高科技领域的投资达73亿美元,到2013年则翻倍至141亿美元。

但中国投资在美国吸收外资总量中,占比不到1%,只是一点毛毛雨。

李克强所言“为中国企业赴美投资提供公平环境”,在中国企业看来是要求美国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在审查并购时要更加透明。

这是一直存在的老问题。

“其实,CFIUS的成立不是为了抵挡外资进入,恰恰相反,是为了促进外商投资。”美国旧金山大学商学院中国企业管理研究所所长杨小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CFIUS由9个部门组成,与美国总统有直接关系。CFIUS的审查范围明确限制在国家安全风险领域,不考虑经济风险等经济因素,侧重评估外国公司的背景、被收购美国企业资产、客户性质以及交易本身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的影响等。

由于美国相关法律对“国家安全”未给出明确定义,CFIUS在审批过程中具有一定裁量权。

这也是为何华为并购3Com、中海油收购尤尼科、三一重工(600031,股吧)旗下罗尔斯公司收购美国4个风电场项目碰壁铩羽的原因。

杨小华说,基本上军事、能源和前沿技术这些领域,外资很难进入。由于涉及国家安全,CFIUS在某种程度上必须维持一定的不透明性。

但这不代表CFIUS将所有的外资都挡在门外。根据统计,无条件通过CFIUS审查的外资并购,占比高达95%以上。

“这些年,CFIUS其实在做反思。”杨小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2005年中海油收购尤尼科时,双方其实都没有准备好。

中海油当时宣布的竞购额是185亿美元,数额巨大,又是央企背景。而美国人惧怕被控制能源资源,当地的企业抱团前去游说议员,拒绝被带有政府背景的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巨头收购。

2012年,当中海油再以151亿美元发起对尼克森公司的收购时,CFIUS发放了通行证。

包括双汇收购美国企业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安全其实被认为跟国家安全相关。但通过听证会论证之后,美国分析认为中国市场巨大,对美国企业有利,于是这场并购也达成了。

“中国企业需要学会借助民间渠道,去跟美国企业、社区、所在地的议员打交道,了解他们的习惯、规则和就业需求等诉求。”杨小华说,这样投资和并购通过审查的可能性更大。